推推

【双黄】勇者与海神(2)

勇者磊磊×海神渤儿

文废补下设定x(不影响剧情可以跳过)

1.恶魔城=海底一个巨大的泡泡,里面有空气,进泡泡需要先沉到海底再穿进去。泡泡里下半部分是洞穴上半部分是城堡。

2.涨潮=泡泡破了,水灌满了整个城x(退潮就是泡泡补好了)。

3.每位勇者沉入海底前会被精灵族收费施一个能在水中呼吸的魔法,魔法在进入恶魔城范围内就会失效。由于法术只能在陆地上施加,因此涨潮的时候没用。

4.想要回家的勇者可以选择在海鼠王那里花身上百分之八十的钱买小泡泡坐着回去,或者打败波塞冬掉个海底装备穿上游回去。

————补得有点多了orz——————



4 关于我骗了你这件事



“你真拿这玩意儿做菜啊,不怕吃了得病。”

波塞冬在海神椅上摆pose,颇有几分优雅的味道。

勇者坐在地上擦他的锅,“你这恶魔城里的东西我这几天也吃了不少了,你瞧瞧这角落里的小东西。“ 他抬手飞起一个钉子把一个缩头缩脑的水蘑菇怪钉住,“这蘑菇,做汤特鲜。”

他接着讲,以前看过一本书,里面专门讲怎么把各种魔物做成料理,只要有正确的方法,吃进去跟人类吃的食物没有什么两样。里面提到的魔物做法多种多样,蒸煮炸炒煎,熏烤腌爆炖,有的还配上营养分布图,实乃绝世菜谱也。

说话间,勇者架起他的锅,煮开了一锅水蘑菇汤。波塞冬闻着香气,挪了挪身子,准备开口。

勇者突然问他,那鸡下蛋吗他弄个鸡蛋蘑菇汤。

波塞冬摇了摇头表示要下也是下珍珠蛋嘛不能吃的。



勇者有点失望,眨了眨大眼睛问他

“那你下蛋吗,我不嫌弃。”

“滚!”



几口汤下肚,海神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这胖子的厨艺是真的好,把他的胃捂得暖暖的。他也该告诉对方点什么。

他拿着筷子,语重心长:“这个呢,三石啊……你知道吧……这罪恶值呢……”

“别别别,我知道你要说啥,不是,你知不知道你地图上有新人勇者乱跑啊?我不小心……”

“对啊,是我嘛。”

丑陋的海神波塞冬砰地一声,变成了一个白净小男孩儿。男孩儿穿着新手服装,头上晃荡着lv1,胸前还有个血印子。



勇者气得拍碗而起:“我就说!你跟那什么花一起联合设局害我!先把人罪恶值提高了再给人看宝物!人看完了还碰都没法儿碰!你说你们怎么就这么坏呢?!”

小男孩笑得有点尴尬:“那啥,这,这不是现在告诉你了嘛……你先别……”

“你说你们搞这么一出干什么!不如大家直接打一场!”勇者越说越气,“怎么能骗人呢!你还让我带着这个红名字回去好在路上被人惦记着杀红名爆装备是不是!你还想吃那鸡头贝?自个儿做去!”

他恨恨地逼近小男孩儿,伸手在他头上给了个毛栗子:“破小孩儿!大傻子!”



但是勇者又忘记他是199级的勇者了。



一个带了怒气加成的毛栗子下去,没有穿任何防护装备的新手勇者的血条看着直往下掉,有点柔弱的身子周围发出不太吉祥的白光。

泪痣少年头发软软的,在一片白光里特别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嘴唇勾成小猫嘴的形状,眼睛弯得能盛一湖春水。



“哎呀,不好意思啊。”



勇者三石获得二杀新手“布鹅爱吃鱼”成就。罪恶值再创新高。



复活后化回丑丑海神形的波赛冬向勇者强行解释,这是他自己无聊鼓捣出来的整人项目,目的不过是惩罚一下那些他认为不配得到财宝的人和那些对他死缠烂打的人。

勇者指指自己头上红彤彤的“大恶”俩字,我这样大概是回不到陆地上了,你说怎么办吧。



海神真诚地看着他:“不如你留下来给我做饭吧。”



勇者觉得这个海神不可信,不答应他。

海神着急,显出原形,是穿着深蓝外套带着泪痣的男孩:“我不吓唬你了,你看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我发誓!我帮你找能让罪恶值在这减少的方法好不?”

勇者歪头看着他:“我能相信你吗波赛冬?”

海神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豪气冲天:“你相信我,真的,你看你现在打我试试,我不会死的你罪恶值也不会涨。”



勇者三石在海神的城堡大殿里,将海神狠揍了一顿,几海里外都能听到勇者大声的怒骂和海神委屈的呻吟声。



————关于我骗了你这件事,我完全没有愧疚之情。





5 关于你十分可爱这件事



两人歇战,勇者消了气,主要是对方看着太软乎乎了,打了两拳叫得可怜,实在是没办法继续下手狠揍。



海神坐在窗台上往外看,头上软软的毛顺着海风晃啊晃,晃得勇者心里有点痒。

“你饿不饿?我出去抓点鱼虾啥的你给做点饭吧。”糯糯的的声音飘过来。

勇者擦着他的机巧设备:“你是波塞冬,还要亲自抓虾?海神肚子里不是连着大海嘛?”

小海神白了他一眼:“神也要遵守基本法的好不好,我还能吐出个虾给你吃?恶不恶心?你吃得下我吃不下。”



勇者被海神拉到窗户边,见他打开窗子指指城堡上方流动的海水:“我给你露一手,你可瞧好了。”

海神将衣服脱得只剩一条平角短裤,赤着脚踩在宽宽的窗台上,他逆着光回头朝勇者笑,光给了他一个的柔软的明暗轮廓。深紫色的眼睛里像被放进了一颗宝石,亮亮地闪烁。



勇者感觉他的心骤然间被什么东西抓紧了。



海神缓缓伸展双臂,深呼吸,肩胛骨漂亮地向上滑动,膝盖微微弯曲,轻盈跃起。他乘着城堡上空的风,以蝶泳的姿势迅速上升,细碎刘海被风冲开,周围的景色飞速下降。眼看他将城堡甩在身后,逼近海水,海神旋转胳膊带动身体,潇洒地来了一个360度转体,一头扎进了水里。

勇者没去过多少地方,但是他相信这样漂亮的场景在这世界里找不到第二个。小男孩似乎是在天空中飞翔,又似乎是在水底里遨游,他时而踩着海星借力,时而抱住经过的大鱼搭个顺风车,他随着他自己在巨大鱼群形成的漩涡里旋转,又轻而易举地逃了出来,叼着一条肥美的鱼。他钻入海草之中,只有洁白的脚时隐时现,等再次看到他,手里多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大龙虾,头顶上还黏着不少扇贝。



勇者的眼睛跟着他,自己已经从窗台旁跑到城堡最高的天台上,听见水里的神对他喊:



“够了吗——要不要再抓个鲍鱼——”



勇者大声回应他:



“够了————!”



于是勇者被空中飞下来的鱼啪啪甩到脸,扇贝打得他生疼。



”那我下来了——!”



他兴高采烈地从空中直飞下来,穿过海与空气的交界线,与他缠绵的海不舍得他离开,巨大的水花追随在他身后,无数晶莹的水滴滚动在滑嫩的白皙皮肤上,深蓝的光透过波纹在他身体上与漂亮的肌肉线条暧昧舞蹈。



在三石眼中,这一切仿佛是慢镜头,他可以看到海神眼睫毛上颤动的水珠,海神眼里伸开双臂准备迎接他的自己,还有海神背后,无垠的,映着星辰的,包裹着鱼虾欢愉的海水。



他想同那海水,同那光一起,在每一处缝隙,触碰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怎么样,厉害吧。”男孩儿摇头晃脑举着大龙虾,滑滑的身体蹭了勇者一身水,丝毫没在意勇者依然用胳膊圈着他。“我跟你说,这海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抓不到的,你要抓多少我就能给你弄来多少!”

说完他哧溜一下从勇者怀里滑了出去:“今晚就吃这个虾!再来个鱼汤!你去做饭吧,我要洗个澡~”

勇者望着海神离去的背影,心底念叨了会儿改天要吃顿皮皮虾。



傍晚,俩人在温暖的火堆旁喝着鱼汤聊天。

“讲道理,一般我戳死一个新人罪恶值飞不到这么高的,你是用了什么别的技能吗。”勇者接住伸过来的空碗,给他把鱼头盛了进去。

“没别的,因为我可爱动人。”海神头也不抬,挑出鱼腮的肉大口吃,一筷子戳在鱼眼珠子上。

对方没有回答,海神继续夹菜,嘎吱嘎吱咬着炸虾,又扒了口凉拌海藻。腮帮子鼓鼓地动来动去:“你别唔信,登因为唔可爱。唔大么可爱的人居然还有人杀,你说那人是不是该受点罚。”

“是的,你是挺可爱。”

腮帮子停了停,海神把嘴中的东西咽了下去:“卧槽你还真的信了?”

“信呀,你是可爱呀。”勇者伸筷子把海神碗里另外一个鱼眼珠子拣起来,非常自然地送到海神嘴里,“十分可爱的那种可爱。”



海神坐在火堆边,火光把他的双颊映得红彤彤。他别过脸去不看勇者,手里捧着的碗就剩个空鱼头壳。



勇者拿走他的碗:“吃点面,鱼汤面好吃。”

海神扭着头,闻不可闻地应了声:

“嗯”



———关于你十分可爱这件事,我深表赞同。



6 关于什么是宝贝



勇者三石答应海神留下来给他做饭,作为交换,海神给他寻找能在恶魔城降低罪恶值的方法。

但是勇者似乎不急,他说鸡头鱼尾贝一时半会儿也排不完珍珠,这闲时间在城里好好逛逛找食材。

小海神这几天挺高兴,之前他只有一个人啃着烤鱼,现在有人给他做饭还陪他说话。人虽然胖了点爱好怪了点,总比西边那个动不动就逼问自己他漂不漂亮的傻狗子强。

他一高兴,把勇者带到地下室,指着堆成山的金银珠宝对勇者说:”这都能给你,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勇者不作声。

海神奇怪道:“到这儿的人可都是疯了一样拿。你不要啊?你不会只要那个贝,其他啥也不带走吧。“

”疯了一样拿的那些人最后都被金子压死了吧。“勇者淡淡地看他一眼,”我用不着这么多。“



海神觉得勇者不太开心,但又拉不下神的面子去问,纠结着张张嘴又闭上。

勇者转身就走:”我做厨子我乐意,你不用这样。“

“哎等等嘛,误会误会!我这不高兴嘛就想送你点什么东西,跟那没关系。”小海神着急地迈开短腿追上去,“勇者们不都喜欢那什么金子啊珠宝啊什么的,你知道吧……我以为你也喜欢就……“



“那你喜欢什么?”勇者突然站住,海神猝不及防撞在了他身上。

“哎呀我喜欢的东西没什么,都是些小玩意儿。”海神揉揉脑袋抬头看他,两人对上了眼。他发现勇者的大眼睛简直是作弊的存在。睫毛黑黑的,眼珠子亮亮的,眼角带了一点小下垂显得无辜,但是稍微眯起就特别勾人。

尤其是他还这么认真地盯着自己的时候,像是要把人吸进去。



海神连忙低头:“你,你,你……别别又不信,我带你去看就是了。”

勇者跟在脑袋上冒着热气的海神身后,觉得刚刚的对视很有效果,对方一瞬间从脖子脸红到耳根了还故作镇静地回答他,非常可爱。



海神有个很是朴素的木头箱子,里面是他最宝贝的东西。

有小时候写的日记,好友送他的刻了字的小石头,他第一次打败龙之后得到的龙角,兄弟姐妹的肖像画,可以回老家的传送卷轴,收集的各种各样的瓶盖……

的确都是些小玩意儿。

刚开始海神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便滔滔不绝地讲这些东西背后的故事。有一些欢快的,有一些悲伤的,也有非常无厘头的,不变的是讲故事的人脸上始终是非常温柔的表情。三石撑着下巴望着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和他一样,脸上也带着对某人柔软的眷恋。



“你的宝贝也放在箱子里吗?”海神终于讲得累了,坐下来问他。

勇者笑着摊了摊手:“不,我的宝贝都在这儿了。”

海神的脸有点红,大概是刚才讲故事过于激动,充了血还未褪去。

他取下腰间的剑与机关设备:“我的武器,还有我的锅和调料品。“他在衣服里掏了掏,拿出一张画,”我徒弟艺兴和小猪。不过这俩小鬼已经出师咯。”

“就这些……没啦?”海神掩藏不住失望。

勇者笑意越发深:“你还想有什么?我可不是你,活得时间那么长有那么多宝贝呢。”



海神说不清自己到底在失望什么,可能是他讲了那么多宝贝的故事,对方却只一句话就介绍完了他的宝贝。也可能是觉得对方原来不过也就是个普通勇者,只喜欢武器和徒弟。也可能是他应该可以有更多宝贝的,他却……

“陆地上的人不怎么把宝贝放在箱子里的。”勇者打断海神的胡思乱想,”我们对我们的宝贝有其他保管的方法。“

海神心里乱乱的:”什么方法。“



勇者站起来拍拍身子:”来我给你示范一下。“



“首先要这么做。”



他走过来俯下身,非常轻地抱住了海神,手臂甚至与海神的身体没有多少接触,手也只是没有重量地搭在他身上,仿佛是在抱一个很珍贵的易碎品,不敢用力。

饶是这样,他的气息也已经侵占了海神周围,海神不敢抬头看他,悄悄地吸了口气,是陆地上太阳的味道。

这个气息本来不会讨海底的他喜欢,但是海神认为自己像是喝多了,或者是被谁施了魔法。

他觉得这个气息迷人得要命。

他不能也不想躲开,整个人不自觉往那个气息的来源处靠了靠。他发觉自己的行为之后羞得想一头钻到海里,而那个人明显很受用,环绕着他的手臂紧了紧,上方传来那人低低的声音:“嗯,如果怕宝贝被抢走了的话就得抱紧一点。”

海神也不知道回他什么,只能沙哑着嗓子“啊”一声。

勇者跪下来将他抱得更紧,在他耳边呼着气,轻轻说:“所以要将我的宝贝随时带在身边。“



每一个字,随着气流和低沉的音色被酥麻地吹进海神的耳朵,直触他要爆炸的神经。



但是怀抱突然离开了。勇者伸了个懒腰:”好啦,你饿不饿?讲了这么半天我都饿了。“他拿起锅和调料品上楼,念叨着今天做个鲍鱼捞饭。



而小男孩儿还维持着被抱住的姿势,头埋在膝盖里,整个人红成了几天前勇者锅里那只虾的颜色。



”那你喜欢什么?“

小男孩儿对上他的眸子那一瞬间脱口而出

”你……“

又慌张改口。





—————关于什么是宝贝,我有一些其他的想法。





——————————TBC—————————

文废,谢谢各位可爱的小天使们喜欢和推荐。望食用愉快=w=

意见和建议请不要大意地砸过来~

非常感谢萧眠提出的问题~前面已经做了补充~希望你满意~

打tag重发=_=傻了……



【双黄】勇者与海神(1)

设定勇者磊磊×海神渤儿
很早就有梗了然而拖到生日才开始写……
地点是海神恶魔城(随便取名)

原型参考漫画迷宫饭

海神最喜欢在城堡上空游泳。
勇者最喜欢抓魔物来做菜。

1. 关于勇者三石

传说,打倒海神波塞冬,会获得稀世珍宝(凤冠龙须贝),海神城堡里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和可望不可及的绝世美女美杜莎的青睐!
路上困难重重,有吃人的镜中花,有抢钱的海鼠王。曾经出征的勇者最终都“魂归故里”,但是,这点事阻挡不了勇者们前进的热情。每个月,酒馆的光头老板都会扯着嗓子呼唤勇者们积极报名去送死:“赶紧啊赶紧啊已经三个月都没人报名了啊!现在报名送好装备啊!”

勇者“三石不是月半”和其他的人类勇者不太一样。这位勇者沉浸于摆弄各种机关,就连最擅长机关术的长耳族也对他非常忌惮。这位勇者还沉迷于各种奇怪的小魔法,有些魔法生癖到优秀的精灵法师都没听说过。同时这位勇者身为人类勇士,不会使剑,跑两步就喘,大家都道三石投错了胎,若是投到长耳族或者是精灵族里,必是一颗冉冉升起的蔫坏蔫坏的新星。

这样的三石听到“凤冠龙须贝”的时候向大家宣布他要去打倒海神波塞冬拿到这个宝贝。大家对三石的能力不敢质疑,只能千叮万嘱他路上不要随便设机关害了后面的猫猫狗狗召唤兽。

于是勇者三石,出发前往海神恶魔城。

海神恶魔城和其他的boss老家不太一样,这里的boss从未被打倒过。恶魔城被一片巨大的海水包围成一个球体,球底部是巨大的海底洞穴,洞穴外交错生长着五颜六色的海底植物。在洞穴最高的地方矗立海神波塞冬的城堡。糟糕的是,这个球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会上下颠倒,涨满海水。不幸遇到涨潮的勇士们会瞬间窒息而亡,运气好点的尸体撞在洞穴里能就近复活,运气差点的尸体会被卷到海里,只能大伤元气回城复活。
至今为止,还没人能从这大姨妈似的涨潮里逃脱。勇者身上携带的物品也一并被恶魔城收下,成为了奖励的一部分。

勇者三石走了一个月,终于到了海神恶魔城。

比别人多花了几天时间的原因大概是,胖子费了一点儿力气才把自己沉到海里面去。


2 关于镜中花

恶名昭著的镜中花其实是住在恶魔城某个水坑里的妖怪,叫孙红雷。
水坑是个实诚的水坑,一潭清水,把自称最美的红雷照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附近的虾蟹海星们迫于他的淫威给他取了个名字叫镜中花。

红雷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漂亮了,他不应该叫镜中花这种土气的名字应该叫孙漂亮。
这天他正在欣赏自己的美貌时,闻见了勇者的气息。
一个眼睛比他还大的胖子出现在湖边。

镜中花打量了一下勇者,你叫三石不是月半?
三石点点头,我本名有个磊字……所以……
镜中花翻了个白眼,你有没有点自知之明啊?

眼看着胖子举起了剑,镜中花有点慌,你别乱来啊我可警告你。你什么星座的,脾气怎么这么差。
勇者也不跟他客气:你管我什么星座的,我问你,去城堡怎么走?

镜中花拿起小铲子,一脸凶狠地对着他:你要去那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渤塞冬比我漂亮。
勇者有点头疼: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知道波塞冬在哪儿不?

镜中花砰的一声用他的大爪子拍了一下水坑:我和渤塞冬谁漂亮!你说!

水坑被拍得摇摇晃晃,鱼虾飞溅。红雷的铲子裹着风直奔面门而来。
勇者舔了舔嘴唇,敏捷地蹲下同时启动了手中的控制器,数十只木箭从地下机关射出,镜中花一惊,手忙脚乱地打掉几支箭,拉开水幕进行防备。
勇者继续攻击,只听得“啊——”一声惨叫,似乎是某个人类发出的,紧接着是“砰”的倒地声。
双方停止了攻击,水坑静了一阵。

红雷悄咪咪地从水帘里探出头来,大声骂他:死胖子你有没有人性?这么新的新人你都要杀??魔鬼!!他还小啊你怎么就下得了手??


等级199的勇者“三石不是月半”在海底恶魔城与镜中花混战时,戳死了一位等级1的新人勇者“布鹅爱吃鱼”。



勇者三石看着自己的瞬间暴涨的罪恶值,配上镜中花喋喋不休的魔鬼叫骂,心情相当恶劣。



3. 关于第二次见面

勇者不会复活术,心塞地把戳在新人勇者身上的木箭拔出来进行回收。想打个电话叫徒弟艺兴远程教他治疗,但是拉不下脸让艺兴看到他现在飞高的罪恶值。
的确,他是做了很多机关抓抓小动物烤来吃一吃,变变奇怪的法术整一些长耳族,但是整体上他还是个正人君子,头顶上是绿绿的“善”字啊。

尸体已经消失,他苦思冥想了一会儿,不懂这里怎么会有新人勇者出现,也不懂为何杀个新人罪恶值就飙的超高。直到镜中花一脚把他踢到了空中,愤怒地叫他死去见波塞冬。

“你想要什么?”

掉在城堡内大殿的勇者把地上砸了个不小的坑,他起身拍拍屁股提提裤子,听到有人这么问他。
声音悠悠的清亮,又带了糯糯的软绵,好听极了。
真像海里捞起来的牛奶巧克力,勇者冒出这种想法,伸伸舌头,望向上方的海神。
传说中的波塞冬该长什么样现实中还真就什么样。三石叹了口气,白费这好声音了,这怪兽浑身乌漆麻黑的丑得吓人。

怪兽动了动身子,重新问:
“你要稀世珍宝?还是绝世美人?”
勇者很干脆:“我要凤冠龙须贝。”
“拿来做何用?换领土与荣誉?还是练成最伟大的兵器?”
勇者很干脆:“做菜。”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你拿来做菜?”
勇者点点头。

波塞冬盘踞在椅子上思考了一会儿
“你做菜好吃不?”


3 关于凤冠龙须贝

勇者连连赞叹,这实在是太珍贵的食材了。
凤冠龙须贝有着光滑整洁的羽毛,闪闪发亮的鳞片,和雪白剔透的壳。
勇者兴奋地围着它转了一圈又一圈,嘴里不停地念叨“这鸡白斩鸡,这鱼糖醋鱼,这贝做刺身” 直到这贝委屈极了流下一颗一颗的珍珠泪水。

勇者皱了皱眉:这鸡怎么流珍珠泪啊,这内脏质量不知道好不好。

波塞冬靠着墙:等珍珠哭干净了做吧

鸡头鱼尾贝,哦不,凤冠龙须贝哭得更凶了,一抽一抽的,昏了过去。

勇者问波塞冬有没有淡水,把贝放进去应该会吐珍珠出来。一边说着,一边撸起袖子想摸摸鸡头。
他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反弹到空中,飞出老远,脸砰地砸在大殿门上,整个人顺着门滑倒在地。

海神忙跑过去:哎呀你没事吧,这这这,你看我给搞忘了,罪恶值高的人没法儿拿这个宝贝的。你看给你弹回来了。

三石懵懵地坐在地上,灰头土脸的特别委屈。
看着眼前的绝品料理材料不得,自己的罪恶值在这个恶魔城又下不去,回去又不甘心,他生平头一次这么无奈又着急,眉头皱得深深的在门边踱来踱去。

海神:你要是尿急,洗手间在那边,憋多了肾虚。

勇者觉得这海神声音是真的好听,说话是真的欠。

——————TBC——————

加个小段子:(关于口误)

勇士每天虎视眈眈地盯着鸡头鱼尾贝,贝得了抑郁症,身体日渐变差。
海神说,你这不行啊,咱们把它搁上边儿晒晒太阳吧。
勇士赞同,看了看肥嫩的贝,说料理了之后你吃这个鱼尾巴,我吃鸡。
海神不服:凭什么只有我吃鱼尾巴,我也要吃鸡。
勇士抬起鱼尾:好好,那我吃鱼尾巴,你吃鸡吧你吃鸡吧。
海神挑起眉毛看着他。
勇者催促:你快抬一下这鸡吧。咱们抬上去晒太阳。
海神想打人。

当晚城堡里又一如往常的热闹。


——————真•TBC——————

新人渣渣写手,希望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不要客气地砸过来~
不会坑!反正都是日常(x)

你来了(终于等到糖忍不住写文!)

————北京场让人回味无穷————

“只剩黄磊明天是在北京。”他举着话筒解释。
“没事儿” 主持人笑着说,“我们把磊哥p进去。”
五个人一起比了一个六,黄渤心里是幸福的空落,难得他们拍完节目后还能这么整齐地聚在一起,可惜是少了个小胖子。
这整个月以来,他昼夜不停,从一个城市辗转另一个城市,呼吸着不同的空气,跳着同样的舞,说着差不多的话,面对着数不尽的媒体,再游刃有余的人此时也有些力不从心。黄渤在炎热的八月早晨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昨晚的工作也顺利结束了。
匆匆告别兄弟们之后,下一站是北京。

“我想要把这个电影拍出来。”
他依稀记得他认认真真地趴在在黄磊旁边改本子的时候的嘟哝,而平常话唠的小师爷只是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应了一声好。师爷声音有着清淡的好听,他不安的心突而就被这一个字安抚了下来。
在化妆间时,艺兴坐在椅子上乖乖地问他,今天师父会不会上台。黄渤摇了摇头,他只知他今天要来,但是在场地安排的流程表里,也没写明会有这位嘉宾。行程过于急促,微信群里总是有让他多休息不要太累的声音,可成人世界里担心归担心,拼起命来谁也不去听谁的。
至于想念这种感情,是很微妙的,在一整个月里,他将自己沉没在连轴转的宣传活动中,跑遍半个中国,累得不知思念为何物。在广州,在武汉,在成都,在他们曾经拍过节目的每一个地方,他都来不及去细细思考一下心里有些奇特的感受。而到了北京之后,这股感受让他有一些晕眩。人们都说思念的人在远方,而他却觉得,他与那个人隔得越近,越是能感受到心尖儿上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拼命生长。
时间仍容不得他细想,他整理了一下头发,按照熟悉的流程,在后台等待一会儿,上台,点头,笑容满面,声音柔和,问好。跟着主持人的节奏走,在必要的时候救场暖场,这一套已经驾轻就熟。黄渤站在台上,今天的场地布置得很漂亮。他扫视了一圈黑压压的座位,看不清脸。他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虽然是笃定这个人会来,却连时间也没具体告知,在上台前一秒也没有再接到消息。他接过话筒,几个回答之后,将这事抛在了脑后。
“黄渤老师你好,我想问一下在电影中……” 有一个女孩站起来提问,黄渤看着她,眼神闪了一下,却对上了另外一个人。那人坐在后排的边上,暗处被蒙了一层光,眼睛亮亮的,认真地盯着他。

你来了。

仿佛有那么一瞬间,热闹的场内里寂静无声,两人隔着几排座位,看着对方。眼底里尽是风景和絮语。
黄渤很快地将眼神移开,女孩的声音重新响起。话筒里有轻微的刺啦声,空气里有一点小小的新的装修味道,灯光热热地打在他脸上,他鼻尖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提问声落在了他耳朵里,大脑比平常反应慢了半拍。他握了握话筒,继续回答。

你来了。

他以他一贯的风格回答着台下媒体的问题,时不时为艺兴接几句梗,插科打诨,在正经调皮中来回切换,将尖锐的问题打个太极回去,将可爱的问题温和地解开,观众依然是被他不出意料地激出一阵阵笑声。黄渤听到被笑声掩盖住的自己的心跳,像要和台下人的目光一起,催着心脏里的种子破土而出。

像是很久以前小渤给小师爷画下的花,在漫长的宣传期里因他的到来而在心里怒放。

黄磊双手放在口袋里,静静地看着他在台上的样子。看他玩游戏时闲庭信步地跳来跳去,看他因粉丝的话而动容,看他与台上其他人开着不失礼貌的玩笑。光影交错,黄磊垂下眼,嘴角有些骄傲地勾起。
他起身,在助理的陪同下慢慢地向场外走去。北京夜晚的天气不错,他想起那个对视,对方眼底的疲惫让他皱了皱眉,而眼神一来一回,交换了无数信息,再也没心思责怪,只有心疼和欣喜。

我要交卷了,师爷。

”好。“

交完卷之后想睡一觉。

”好。“

——end——

啊!一出好戏要大卖啊!渤儿!!!!!!